液相均化

什么是液相勻化?

液相勻化(Liquid Mix)是指直接將采集自牧場的新鮮牛奶,在24小時內一氣呵成地調制成特定配方奶粉的特殊技術,有別于一般奶粉普遍采取的將新鮮牛奶干噴成粉再和營養元素混合的“干混”(Dry Mix)生產方式。

液相勻化產品對寶寶有什么好處?

讓營養元素能更均勻地分布在每一匙奶粉中,確保寶寶每天都可以攝取到必需的營養元素,健康成長

牛奶并不為人類所天然定制,其營養及微量元素含量對于人類來說存在過多或過少的問題。例如,牛奶中的維生素D、E等對人類來說是不足的,蛋白質含量對嬰兒也太高,同時還含有太高的飽和脂肪酸等等。若要以它拿來作為嬰幼兒唯一或主要的營養來源的話,就必須在配方上做調整。為了確保嬰幼兒的健康,這些配方在WHO(世界衛生組織)、FAO(聯合國農糧組織)、及TFDA(臺灣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都有明確的規范。

由于配方奶粉的生產,每次都以數十噸為單位,如何讓那些需要額外添加于配方奶粉中的成分均勻分布在每一罐、每一匙?

以對嬰幼兒成長發育極為重要的維生素E為例,WHO及TFDA規定,每100公克的配方奶粉中必須含有1微毫克以上的維生素E,換句話說,一罐(匙)配方奶粉中需含有一億分之一的維生素E。在每次以數十噸生產的配方奶粉中,如何讓每罐、每匙都含有那僅占一億分之一的重要營養元素就成了潛在但重要的課題!

理論上,若您正好選中了其中未含有那一億分之一的維生素E的一罐,而那罐又是寶寶那時期的唯一營養來源時,寶寶至少將有一星期完全沒有維生素E的補充,那對發育不能重來的嬰幼兒有著不可修復的傷害。

這個嚴肅的課題更早出現在藥品錠劑的生產過程上,且其已有較科學化的解決流程。一顆錠劑所含的有效成分往往只占其重量的一小部分,藥品安全性的評價有一個所謂LD50(可以讓50%試驗動物致死的劑量)的機制,也就是說,當一個藥品的LD50劑量與產生治病效果的劑量越接近時,他的產生錠劑時的成分均勻分布就需越精準,而所采取的多重預混(pre-mix)程度就有更科學化的根據,以確保藥品之效價及用藥安全。

這個課題原不應存在于食品上,因既為食品,對人體就有極大的安全值。但若這個食品做為嬰幼兒唯一或主要的營養來源時,這些對身體極為重要的微量元素是否均勻分布就不容小覷了。

對于市面上一般采用“干混”生產技術的奶粉大品牌來說,我們有理由相信,他們為了自己品牌的長久信譽,會采取多重的“預混”過程來解決微量元素均勻分布的問題,但實際上,消費者很難核實這一點,更別說一些小的無良廠商為節省成本罔顧食品衛生這樣的道德問題了。

盡管國家也一直采取進口抽檢的方式來防止這類問題,但仍存在局限——因為每次的抽檢都僅能針對少數成分,無法對所有的標示成分做檢驗,就有效性而言,仍存在著管理死角,唯一能依賴的,就是業者的企業良心。

不同于一般的“干混” ,液相勻化生產流程是將鮮奶中過高或不適合的營養成分抽離后,在液體狀態時,就將大部份額外添加的營養成分加入溶解并經三道均質化(homogenization)流程后,再經特殊的三道低溫噴霧干燥而成(取代傳統的單道高溫瞬間干燥方式,以保留天然乳香)。對微量元素的均勻分配而言,這就好比“將砂糖溶解于水后在加入米飯中”會遠比“將砂糖直接拌飯”的甜度來得均勻的道理一樣。顯而易見,這樣的生產流程對營養元素的均勻分布而言,是遠較一般“干混”生產方式對嬰幼兒的健康更有保障的。

只有“液相勻化”的生產方式才能賦予奶粉罐底標示的制造日期有意義

對消費者而言,食品制造日期的意義在于

一:衛生安全,益生菌數過高會導致酸敗腐壞;

二:營養效價的保存問題;

任何營養元素或成分都有所謂的半衰期(該成分的有效作用因貯放時間而產生的營養價值下降到原來一半所需的時間),以對造血機能十分重要的葉酸(Folic Acid)為例,研究報告顯示,波菜中的葉酸,在貯放了8天之后其效價降低了47%,這更證明了營養成分與其有效效價會隨貯藏時間而遞減的自然現象。

和其他食品一樣,奶粉或鮮奶完全不含細菌是不可能的(除非加入高濃度的抑菌劑),除少數絕對連一只都不容許有的致病性菌外(如沙門氏菌、綠膿桿菌、葡萄球菌等),少數的一些菌種是被容許且對身體(腸道消化)有易的。

但一些被容許存在的有益菌,因為儲放時間過久,或儲放的溫度、濕度條件不佳,又或者因產品本身密合不良遭污染時,生菌數就會快速繁殖,并對人體有害,因此臺灣衛生署對嬰兒奶粉生菌數有不得超過50000個/公克的規定。

采用“干混”方式生產的配方奶粉,由于其未有專屬牧場,需另外采購“袋裝原料奶粉”(全脂、半脫脂或脫脂),“袋裝原料奶粉”一般的使用期限是18個月,若因成本原因使用了已生產17個月的原料奶粉來生產配方奶粉,然后再標示該配方奶粉的生產(干混)日期后36個月之使用期限,雖然他真正的效期已經高達53個月了,但基本上還算是合法的。在這個情形之下,使用剛出爐的原料奶粉,與使用貯放了17個月的原料奶粉,因營養元素半衰期因素所產生的營養效價自然也會有差異。但一般消費者對這個問題卻完全無了解、核實、評價的能力,只能完全憑業者的良心道德!

而 “液相勻化”的生產流程是將每天清晨從牧場采收回來的鮮奶在24小時之內一氣呵成配方奶粉,消費者可以輕易的從它罐底標示的生產日期來推知它的“原料”貯放了多久,完全可追蹤核實。甚者,還可追蹤到哪批配方奶粉的乳源是來自于哪一天哪個牧場的哪些乳牛所生產的乳汁,這對消費者的保障是渾然天成的。

“液相勻化”技術生產的配方奶粉口感更佳,帶有濃郁的天然乳香

對人類來說,從采擷自大自然的食品后的加工是一門極奇妙的藝術,像烹飪、像釀酒、像奶酪,相同的材料卻可以產生完全迥異的口感。如同冷凍過后的魚與現撈的鮮魚,雖然都無衛生學上的問題,但經相同的烹飪過程,兩者的味道及鮮美度絕對有差異,這或可解釋即便完全相同的配方,“液相勻化”技術制造的奶粉與一般“干混”技術制造的奶粉在口感及香濃度上有極明顯差異的原因。

嬰幼兒滿四個月大后味蕾開始逐間成熟,理論上來說,應該開始有權和大人一樣享受食物的美味。所以,替寶寶挑選“液相勻化”技術制作的奶粉也是一種貼心的愛。

既然“液相勻化”技術制造的奶粉優點這么多,那為什么市面上還有那么多的“干混”技術制造的奶粉?

1、成本問題

“液相勻化”的整個制造過程,從鮮奶的注入口開始到裝罐充填,都是在自動作業的密閉系統內完成,包括三道的均質化(homogenization)與三道的低溫噴霧干燥過程在內,整個生產塔遠比單一“干混”塔的制造過程龐大與冗長多了(請另詳如下圖示),這也是造成它生產成本較高的主要因素。 配方奶粉生產的重要成本之一是,在生產兩個不同配方奶粉之間,不管這兩個配方差距多小,都要徹底依照ISO的標準程序來清洗整個生產設備,“液相勻化”制造過程的生產設備由于比“干混”制造過程的設備龐大且繁復許多,所以它每次的清洗費用與所耗費的時間就高出許多,這是造成液相勻化的生產成本永遠比干混成本高的另一個因素。

“干混”的成本較低,生產態度比較嚴謹的廠商在技術上也不難解決衛生或營養效價上的問題,確保質量維持一定的水平,所以有些廠商會因價格或利潤上有較高的競爭力之因素,采用“干混”方式生產,此無可厚非;但“液相勻化”技術制造的天然濃郁口感與微量元素的較均勻分布優勢,絕對是“干混”技術難以媲美的。

2、鮮奶的產銷體系與組織結構的問題

“液相勻化”技術源自歐洲徹底解決農產品產銷問題的過程。在歐洲,乳品產值占農業總產值20%以上的奶農被選定為徹底解決困擾了好幾世紀的農產品產銷問題的樣版。以法國為例, 20世紀初葉,他們選定了素有“歐洲乳倉”之譽的諾曼底(Normandy)地區,以該地區的奶農為股東成立了法國乳業乳品加工廠,當地奶農每天將所生產的鮮奶,以保障價格逐日由工廠派出的冷凍車進行,分別加工制成奶酪,奶油、配方奶粉、脫脂全脂原料奶粉…等銷往全世界。工廠再將利潤回饋給各股東奶農,另將盈余的一部分投入協助奶農有關畜牧專業、品種改良等專業技術的研發與改進,創造更高的產能與收益。奶農除了可以受到鮮奶的價格保障外,更可永遠分享工廠以專業營銷品牌所創造的豐碩利潤,如法國乳業生產的的橘色 Mimolette cheese(陳年干乳),就在全世界高級餐廳被老饕視為珍饈,價格昂貴。顯然,這種方式很好地解決了乳源欠收或豐收時奶農及工廠的產銷問題。

為保障股東奶農的權益,工廠被嚴禁對外收購其他乳源,牧場、牧草、乳牛飼養、品種改良、加工生產、包裝、品牌經營完全納在同一個體系管理之下。這樣一個近乎完美的產銷架構,怎么會有鮮奶摻水問題?怎么可能會有三聚氰胺問題?因保障股東權益而起,開成了帶給消費者更佳的質量保障之花。

當然,這樣的組織架構對凡事追求經濟效益的現代企業而言是極為困難的?!耙合嘣然敝圃旃癱澈笫鞘奔淶愕渦緯傻奈幕壑?,而“干混”技術背后支撐著的是一種快速的經濟效益,兩者本無絕對性的優劣,但消費大眾無疑享有信息對等和多元選擇的權利。

選擇嬰幼兒食品的一些迷思,寶寶是上天給媽媽最美好的禮物,母奶是上天給寶寶最珍貴的營養

大自然偉大而細膩,人類迄今至多只能摹仿大自然,不能創造大自然,沒有任何的配方奶粉能夠媲美母乳對寶寶的意義。 若媽媽因身體或工作的關系不方便親自哺乳或乳水不足時,在寶寶滿四個月之前仍建議您盡量以儲奶器冷藏母乳后再哺喂寶寶,或與配方奶粉混合喂養。

寶寶滿四個月后可以嘗試添加輔食,因為這時寶寶的味蕾已經逐漸發育,且適當的咀嚼動作可以訓練寶寶下顎肌的控制,有助以后的語言發展。另一方面,此時母乳的質與量也會漸漸下降,輔食或配方奶粉混合喂養是必要的。

只要經官方核準過的配方奶粉營養都已足夠,不必太聽信太多的噱頭配方

廠商往往過一段時間就會訴求他的產品又加了什么新成分,其實,若該成分確屬寶寶一定需要補充的成分,WHO或衛生署一定會要求廠商添加在內。

而那些充滿商業噱頭的添加成分,很多是嬰幼兒本身就可自行合成的,我們以益生菌為例,喂哺母奶的寶寶就完全沒有這個必要,且其有效價值也值得懷疑。消費者大可不必隨著廠商的賣力宣傳而產生不必要的焦慮。

消費大眾確應多關注配方奶粉幾個根本性的問題

如何確保這些豐富的營養能如預期地出現在你買的這一罐或你喂食寶寶的這一匙中呢? 即便各種豐富的營養成分都已均勻分布在每一匙內了,我們又該如何追蹤核實原料貯放了多久、效價已衰退了多少,光憑罐底的制造日期足以判定嗎?

“液相勻化”技術不僅為解決以上兩個問題而設計存在,它更是直接對農民、對大地的回饋,而不是間接的透過重重廠商之手。當你知道,我們的每一口的乳品中,實質上是間接啃食著小乳牛的肉時,我們是不是應更珍惜上天給人類的恩澤,直接回饋它,而不是間接的剝削它?

購物車

登入

登入成功